他牛!他八句话就让皇帝明白了谁是奸臣

2018-11-16 10:34:38 来源:www.tansuoyuzhou.cn 作者:zl001

汉元帝时,中国出了一位超级算命先生,也是一位学者,名叫京房。

京房(前77—前37年),西汉学者,本姓李,字君明,东郡顿丘(今河南清丰西南)人。京房在占卜方面有很高的悟性,他先前那套占卜之法进行了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造,创造性地总结出一套五行、干支运算法则,把易占从一门哲学变成一门数学,极大地降低了易占的门槛,普通百姓也很容易接受,从而开创了今文《易》学之“京氏学”,令人耳目一新,故驰名于中国学术史。

除了占卜,京房还善于观察天象,并巧妙地把灾异与政治联系起来,从而制造影响、忽悠皇帝,达到干政的目的。汉元帝初元四年(前45年),三十三岁的京房开始走上仕途。不久,“西羌反,日蚀,又久青,亡光,阴雾不精”,京房趁此机会,“数上疏,先言其将然,近数月,远一岁。所言屡中,天子悦之”(《汉书·京房传》)。通过讲灾变,京房很快就获得了元帝的信任。

元帝刘奭“柔仁好儒”,身体也不好,不能经常上朝理事,熟稔事务、精通法律、精明能干,又善于揣摩元帝的心意的宦官石显很快受到元帝赏识,后被提拔为中书令,掌握机要文献。石显的权力欲望很强,为此,他排除异己,逼死肖望之,气死周堪,害死张猛,免掉刘向,笼络党羽,把持朝政,左右皇帝,“中书令石显颛权”(《汉书·京房传》),一时间西汉王朝成了石显的天下,而元帝却把石显当成大大的忠臣。

一天,元帝请京房吃饭,京房趁机向元帝提出一连串发问,做了一次深入透彻的进谏。京房问元帝:“周幽王、周厉王为什么危亡?任用的又是什么人?”元帝回答说:“国君不贤明,任用的人又花言巧语巴结奉承。”京房问:“知道他们是那样而又用他们,莫非认为是贤才?”

元帝说:“大概当时认为他们是贤才啰!”京房又问:“现在根据什么知道他们不是有道德有才能的呢?”元帝说:“根据那个时代的混乱和国君的危亡而知道的。”京房又问:“像这样,任用贤人时政治一定清明,任用不正派的人政治一定混乱,这是必然的道理了。周幽王、周厉王为什么不觉醒而改求贤才呢?”

皇上说:“面临危亡的国君自己都以为自己的臣子就是贤臣,假如都能觉醒,天下怎么会有危亡的国君呢?”京房又问:“齐桓公、秦二世一定听说过这两个危亡之君,并且讥笑过他们,但是自己却任用竖刁、赵高,政治一天天混乱,盗贼满山,为什么不以周幽王、周厉王来估量一下自己而觉醒呢?”

元帝说:“只有有道德的人才能凭借往事推知未来啊!”京房这时干脆脱下帽子叩头又问:“陛下即位以来,日月失明,星辰倒行,山崩泉涌,地震石陨,夏霜冬雷,草木春凋秋荣,陨霜不败,水旱螟虫,人民饥饿,盗贼不止,刑人满市,陛下看今天的政治是清明还是混乱呢?”皇上说:“混乱到极点了。”京房又问:“现在任用的人是什么人?”元帝说:“然而今天的灾异及政治比往日还是好一些,再说,也不是由任用的人造成的。”

其实,话问到这里,元帝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京房一连串问话的意思,只是碍于面子,不想承认自己所用非人而已。过了好一会儿,元帝故作糊涂地问:“今日作乱的是谁呀?”京房回答说:“明君应当自己知道是谁。”元帝问:“如果知道是谁,又为什么用他呢?”京房说:“陛下最信任的,参与运筹帷幄决定国家大事的士,就是这种人了。”很明显,京房指的就是石显,元帝也知道京房指的谁,于是对京房说:“我现在已经明白了。”

元帝虽然明白了石显是奸臣,但又离不开他,故对石显一直纵容不管,信任石显一如既往。其实,京房也不是善类,为了干政,他一直想找机会扳倒石显,借元帝之手除掉他。不料,强中更有强中手,京房没除掉政敌,自己就先被政敌给收拾了。后来,石显等人撺掇元帝派京房外出,去做魏郡太守,实际就是将他排挤出政权中心。京房离开长安后,石显借机罗织罪名,先将其召回关进监狱,后将其杀害,年仅四十一岁。

京房上知天文下晓地理,又善于占卜,却没能算准自己的死期,成了一个历史笑柄。京房早年跟老师焦延寿学习易占,焦延寿见其野心勃勃,早就察觉出京房将来会以易干政,免不了为此丢掉性命,曾不无忧虑地说:“得我道以亡身者,京生也。”结果一语说中,看来姜还是老的辣。(刘秉光)

在大汉朝,出了一个神仙一般的女相师,名叫许负。所相之人,所言之事,无不应验。

据说,许负出生之时,手握美玉,而玉上隐隐可见八卦显现。可见,许负天生就是干这事儿的。她很小的时候,周围街坊邻居听说老许家出了个握玉而生的孩子,就都跑过来看热闹。

结果,许负对着某些人哭,又对着某些人笑。后来有人一总结,被许负哭过的,都倒了大霉;而被许负笑过的,都走了好运。以至于后来,大家见了许负都远远地躲着,生怕被她给哭倒霉了。

许负第一次在历史上真正亮相,是给魏王豹的女人薄姬相面。其实,也不是单给薄姬相面,而是给魏王豹的所有女人相面。但看了一圈,她指着薄姬说,此女生的儿子以后当天子。

当时,正值秦朝末年,天下大乱,群雄逐鹿。魏王豹实力不大不小,正跟着刘邦混。听了许负一席话后,他顿时自信心爆棚,抱着薄姬亲了几口之后,就去干两件事了:一是赶紧跟薄姬造人,二是脱离刘邦,单干。

事实上,他误会了。

由于实力问题,反水后的魏王豹很快就被刘邦给干掉了,干得老惨了。他死前,一定觉得许负忽悠了他。

但是且慢——魏王豹死后,刘邦把他的女人们浏览了一遍,单单看上了薄姬,就把他接收了。

很快,薄姬就怀孕了,而刘邦也对她失去兴趣了,把她冷落了,此后再没碰过她。

然后,薄姬生了个儿子。

后来吕后掌权,大肆报复当年受到刘邦宠爱的女人。比如倒霉的戚夫人,被祸害成了人彘,她的儿子赵王如意也被毒杀。

可是薄姬完全没有这个顾虑,因为吕后一直跟她同病相怜。正因为如此,她和她的儿子都保全了。

后来,吕后死了,周勃等老臣发动宫廷政变,干掉了小皇帝和吕氏势力,迎来了新皇帝。而这个新皇帝,就是薄姬的儿子:汉文帝刘恒。薄姬舒舒服服地当起了皇太后。

怎么样?许负一点都没有看错。

许负在历史上第二次亮相,是在汉文帝时期,给文帝的宠臣邓通,以及周勃的儿子——大将周亚夫,看相。

她给邓通的断语是:饿死,她给周亚夫的断语,也是:饿死,但在饿死之前会封侯。

听到这话,汉文帝以及邓通和周亚夫都呵呵了。怎么可能呢?邓通家里是铸钱的,相当于现在的央行,富可敌国,怎会饿死?

而周亚夫是周勃的小儿子,按照规矩,他大哥早把周勃的爵位给继承了,根本没他什么事。至于饿死,也觉得自己不至于穷到那个地步。

但许负只是微微一笑,给呵呵了回去。

后来呢?到了汉景帝时期,邓通首先遭殃,被早就看他不爽的景帝抄了家,从大汉首富变成了身无分文的乞丐,最终因为乞讨的业务不够熟练,难以养活自己,饿死在了街头。

周亚夫呢?先是他的哥哥杀人,被夺去爵位,他变成了继承人,被封侯。然后遇上七国之乱,他率兵成功平叛,立下大功,走上了人生的巅峰。但周亚夫这哥们,军事上是个天才,政治上却不太及格。很快,他就惹得汉景帝不高兴了。

景帝想警告一下他,就把他召进宫里,请他吃烤肉。肉端上来后,却不给他刀叉。他一看,急了眼,表现得相当暴躁。周亚夫离开后,汉景帝说了一句话:这货不是能够辅佐幼主的人。说完这句话之后,周亚夫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了。

本来,汉景帝是想借着这事儿敲打敲打他,意思是,虽然你立了很大的功劳,但是如果没有我,你有机会立功吗?可是周亚夫完全没有领会到这一点,他觉着,吃肉就是吃肉嘛,干嘛不给刀叉?

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,就是借口。不久后,汉景帝就随便寻了个借口,把周亚夫关进了大牢。周亚夫觉得很委屈,又觉得受到了羞辱,就绝食以明志。结果汉景帝根本不搭理。绝食五天五夜后,一代名将周亚夫,饿死了。

钢铁一般的事实再次证明,许负女士又赢了。